古老村落前開滿油菜花。全媒體記者黎袁媛 攝

窮則思變,如何變?

10年前的舊鋪,真的破舊!康敏如是評價。

人畜混居、畜禽散養,垃圾亂倒、柴草亂堆、污水橫流……村里連機耕路都沒有,村民趕場要走40公里山路至百步梯路口,賣豬肉都只能殺了分成塊,用背簍背出去。

那些年,康敏在盛家壩集鎮經營著一個木材廠,做著植樹造林的項目,村民稱他是“見過世面的人”。

一位上海的古建筑教授來舊鋪后感嘆:保留得這么好的古寨,全國少有。

一句話驚醒夢中人,康敏和古寨、旅游結下了緣。

2014年,康敏出資27萬元,組織村民集資20余萬元,在河上架起了公路橋,打通了交通瓶頸。他開始琢磨著依托古寨發展鄉村旅游。

窮則思變,大多數村民的思變卻不一樣。

2014年初,橋修通在即,村民康倫才盤算著推老屋建平房,改善居住環境??得舻弥獣r,他已花了2萬多元制好了空心磚,準備推屋。

面對制止,康倫才不理解:“磚房住著更方便,再說我制磚已花了2萬多……”

這不是個例。同年6月,康倫強、康倫甲兩兄弟將房屋的木板壁換成了磚砌墻,他們也不理解:“老屋住久了,應該換一下環境。”

康敏苦口婆心:“老房子是先輩留下來的寶貴財富,保護好才對得起祖宗和子孫。這片古寨子搞旅游,可以發家致富。”

就在這一年,萬杰受鎮黨委委派,出任鎮旅游辦主任,進駐舊鋪搞鄉村旅游。

康敏、萬杰兩人因熱愛文學寫作早就熟識,當年,他們將小橋流水人家寫進文章,如今,親手守護這方鄉愁。

兩人雖一拍即合,但很多村民不理解。

有村民潑冷水:這大山深處,發展旅游不現實,不如種幾顆菜賣錢劃算;

因種野櫻桃影響了村民康倫谷種菜,他夜晚偷偷砍了樹苗,并出言不遜;

因阻止拆老房子,康敏、萬杰沒少被戳脊梁骨,說他們“多管閑事”;

……

窮則思變,如何變?必須先強基層治理,引導改變群眾思想!

舊鋪村落 范建生攝(835030)-20200423105100

舊鋪村落。通訊員范建生 攝

鄉村善治,如何治?

舊鋪的群眾工作難做,在盛家壩是出了名的,曾是“群眾氣大、干部頭大”的治理難點村:干群關系緊張,社情比較復雜,“扯皮拉筋”時有發生。

萬杰把目光投向了康敏:“這是個鄉賢能人,群眾服氣,工作好開展。”

在鎮、村兩級組織的支持下,康敏牽頭成立了舊鋪古寨生態農業專業合作社,著手保護古寨。

有了組織的支持,康敏干勁十足:制止準備推老屋的康倫才,康敏1個多星期天天跑去勸說,并自掏腰包補償損失;恢復康倫強、康倫甲兩兄弟房屋的木板壁,康敏一連當了2個月的“婆婆嘴”,然后自掏腰包恢復成了木板壁……

鎮、村兩級組織順勢出手,出臺舊民居改新民宿的以獎代補政策:每戶改造通過驗收后,由鎮里獎勵資金6萬元。

鄉賢能人、村干部、扶貧干部隨即走村串戶,宣講政策,因勢利導。

干部帶頭扛著鋤頭上山,把一棵棵野櫻桃移栽至路邊;伐竹壘籬笆,慎用院墻,一切務求原生態,既美化村居,又節省資金。

雙重驅動下,群眾的思想逐漸改變,按照“禁砍樹、不改溝、少拆房、慎硬化,修舊如舊,就地取材”的指導意見,每家自籌資金10多萬至20多萬不等,實行民宿“微改造”,購買酒店用品,開農家樂……

“面對群眾的不理解,鄉賢能人在治理過程中的緩沖、示范、動員作用,輔之以德治、法治的手段,使干群關系融洽了,治理成本下降了,呈現出了既充滿活力又和諧有序的鄉村治理格局。”萬杰表示。

從此,基層治理一個模式推到底:示范引導農民“說事、議事、主事”,該管的就管好,該放的就放下,把群眾的力量釋放出來。

發揮德治獨特作用,制訂村規民約,開展“立家規、傳家訓”活動,明確組長、河長、山長、路長、廁長“五長”權責。

有效引導下,村民自發修路架橋、植樹造林、美化環境;組織義務護河隊輪班巡河護河;成立康氏文化研究會,參與化解村民糾紛;積極配合殯葬改革,景區可視范圍不葬新墳,栽種杜鵑花等綠植取代掛清祭掃……

2019年,二官寨村未發生一起刑事、治安案件,未排查出一起矛盾糾紛隱患。

鄉村振興,如何興?

當年出言不遜的康倫谷徹底丟掉了偏見,如今,他隔三岔五地給當地農家樂供應蔬菜、鮮肉等食材,每年收入都在2萬元以上。

2019年底,他把自己喂的黑豬殺了,專門把最好的后腿肉背到康敏家:“你在這里搞,我們得了實惠,還是要感謝你。”

曹禮華是農家樂舊鋪人家的老板,她介紹,近年來從農歷正月初二就有游客入住,一年收入超過20萬元。

3月31日,國家農業農村部農村社會事業促進司對全國村級“鄉風文明建設”優秀典型案例名單進行了公示,二官寨村成功入圍,成為我省唯一入選村莊。

游客多了,舊鋪火了,資本也逐步進入。

投資500萬元的康著農莊已完成3層樓的框架結構建設,整個房屋建設除地基外,沒用一點水泥。

初步估算,截至目前,舊鋪吸納的投資額已超過3000萬元。

10年,盛家壩由鄉改鎮,黨政主要領導也換了3任,一屆接著一屆干,一張藍圖繪到底:在“微改造”上下功夫,在“宜居”上作文章,不大拆大建,不亂挖亂砍,盡可能保留武陵山農耕文明畫廊的古樸綺麗風光,維護山、水、林、田、屋等自我循環的自然生態。

“旅游+農業”“旅游+文化”的產業融合發展模式逐步顯現效能,產業結構實現了從單一向多元的轉變:有民宿床位200多個,2019年接待游客超過11萬人次,旅游綜合收入突破1800萬元。

治理順起來了,鄉風文明了。健全自治、法治、德治相結合的治理體系,激勵廣大農民群眾參與鄉村治理,引導建立了黨組織領導下的道德理事會等多個建管協會。

生態美起來了。油菜坡、吊腳樓、風雨橋、青石板廣場……古驛道、古棧房、古茶樓等古風底蘊再現,先后榮獲“中國傳統村落”“國家森林鄉村”“國家AAA級景區”等殊榮。

責任編輯:鄭曉涵
馬會絕殺三肖及1門 快递怎么加盟怎么赚钱吗 今日宁夏十一选五 多乐彩中奖彩民故事 免费炒股软件哪个好 秒速快三下载 北京pk拾计划网站 正规合法的股票配资平台 安徽快三今天专家预测 pc蛋蛋在线预测 湖南幸运赛车结果 东方6 1走势图综合版